当前位置:现代制造首页 >> 金属加工 >> 金属切削 >> 培养“工匠精神”,助力中国制造
培养“工匠精神”,助力中国制造
2017-03-26 15:54:38  作者:  来源:网络
  •   人工智能技术飞速发展,机器人应用范围不断拓展,工业4.0时代来临,各国制造业都在积极寻求企业转型升级之路,以提升品牌市场竞争力,增强国家的综合国力。进入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后工业时代,“工匠精神”的培养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人工智能技术飞速发展,机器人应用范围不断拓展,工业4.0时代来临,各国制造业都在积极寻求企业转型升级之路,以提升品牌市场竞争力,增强国家的综合国力。进入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后工业时代,“工匠精神”的培养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在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李克强总理提出“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产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”。一时间,“工匠精神”成为热点词汇,成为决策层共识,写进政府工作报告,可见其举足轻重,内涵深厚。

  圆珠笔头藏着“工匠精神”

  在太原钢铁集团的轧钢车间里,红热的不锈钢柱被挤压成纤细的钢条,再拉伸成钢丝,然后切削,就得到了我们自己的国产圆珠笔头。数据显示,中国年产圆珠笔380亿支,但所用钢材和加工机器都是进口的,大部分利润都被外国人赚走,这一状况在全国两会上被反复提及,最终被看作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一个缩影。为此,科技部资助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“制笔行业关键材料及制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”,核心目标就是圆珠笔头国产化。“2011年我们接到了科技部的项目。”参与研发的工程师王辉绵说,“由制笔企业牵头,太钢和中科院参与。在这个项目支持下,我们2014年基本搞清了笔尖钢的秘密。2015年到现在,我们一直在试图让笔尖钢走上生产线,保证它的品质和稳定性。”一直到2016年9月份,太钢集团终于取得历史性突破,制造出了自己的笔尖钢。现如今,太钢已经开始向贝发等制笔企业批量供货,送抵用户的钢材量从几吨提升到十吨以上,未来预计能够完全替代进口。而与此同时,进口笔尖钢材的价格最近已经跌了四分之一!用一般的不锈钢加工不了圆珠笔头:笔尖里的孔是钻出来的,钻普通钢材,褪下的螺旋状钢屑会堵住孔径无法继续。笔尖钢没那么韧,不会掉落螺旋钢屑。但另一方面,笔头顶端厚度不到0.4毫米,要切削出有台阶有沟槽的微观结构,达到微米级精度,压力巨大,笔尖钢如果太脆就会在刀下开裂。参与研发的工程师王辉绵说,研发笔尖钢的难度在于,它不能不强韧也不能太强韧,性能区间很窄。一般来说,不锈钢用的最多的添加剂是碳、硅、锰、磷、硫、铬,笔尖钢则用到十几种元素。如何添加这些元素是行业秘密,添加方法不对,元素不能均匀分布于整炉钢水,钢材就不合格。“一切资料都没有,”王辉绵说,“我们用几十公斤的炼炉开始实验,成千次地摸索,失败次数已记不清了。”

  要做到均匀不容易,钢水不像一锅菜汤好搅匀,加入的元素往往聚集不散。每次冶炼之后,要测试上千个数据,然后分析和调整。工程师们可以试着将块状的料磨成粉吹进去,也可以做成条和丝喂进去,凭借的是多年炼钢经验。炼特种钢是个精细活儿。从原料到笔尖钢丝,需要50多道工序。赵文龙告诉记者,每一道工序都需要质量控制。如果炼钢有微小的气泡,钢丝就有可能在机器上穿孔;盘条轧制时也可能会表面开裂。为了钢丝外表不受一点刮蹭,他们在吊运钢丝卷的时候,不能用钢叉,而是用皮带;之后还要用木箱包装。

  中国为何需要“工匠精神”?

  工匠精神,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,精益求精、更完美的精神理念。工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,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,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。总而言之,工匠精神就是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、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、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。

  当今社会心浮气躁,追求“短、平、快”(投资少、周期短、见效快)带来的即时利益,从而忽略了产品的品质灵魂。因此企业更需要工匠精神,才能在长期的竞争中获得成功。当其他企业热衷于“圈钱、做死某款产品、再出新品、再圈钱”的循环时,坚持“工匠精神”的企业,依靠信念、信仰,看着产品不断改进、不断完善,最终,通过高标准要求历练之后,成为众多用户的骄傲,无论成功与否,这个过程,他们的精神是完完全全的享受,是脱俗的、也是正面积极的。

  很多人认为工匠是一种机械重复的工作者,其实工匠有着更深远的意思。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气质,坚定、踏实、精益求精。工匠不一定都能成为企业家。但大多数成功企业家身上都有这种工匠精神。工匠精神”可以从瑞士制表匠的例子上一窥究竟。瑞士制表商对每一个零件、每一道工序、每一块手表都精心打磨、专心雕琢、他们用心制造产品的态度就是工匠精神的思维和理念。在工匠们的眼里,只有对质量的精益求精、对制造的一丝不苟、对完美的孜孜追求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。正是凭着这种凝神专一的工匠精神,瑞士手表得以誉满天下、畅销世界、成为经典。工匠精神不是瑞士的专利,日本式管理有一个绝招:用精益求精的态度,把一种热爱工作的精神代代相传。这种精神其实就是“工匠精神”。当下,“中国制造”正在向“中国智造”强力迈进,我们要补上“工匠精神”这一课,让它为中国腾飞,做出积极担当。

  培养“中国工匠”关键在于完善人才机制

  此前全国总工会新闻发言人、宣传部部长王晓峰曾表示,中国工人阶级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,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正在深刻地影响着产业变革,时代呼唤我国制造业必须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,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普通劳动者和一线生产工人。但一个现实的存在是社会上重学历、轻技能的观念尚未得到根本扭转,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思想仍广泛存在,社会缺少培育尊重劳动、崇尚技术的文化土壤。

  我们知道,八级钳工是以前的钳工划分等级,八级代表着最高级别。“八级钳工的稀缺程度堪比国宝!是神一般的存在。”在一个机械加工论坛里,记者曾看到不少网友对过去八级钳工的评价。确实如此,我国在计划经济时代,参照原苏联办法,把工人技术等级分为八级。而改革开放后,技术等级分为五级,即初级(国家职业资格五级)、中级(国家职业资格四级)、高级(国家职业资格三级)、技师(国家职业资格二级)、高级技师(国家职业资格一级)。“以前是等级越高越厉害,现在是相反;以前是必须要从初级开始学,现在可以直接报高级,所以,现在高级技师和过去的八级钳工,程度没法比!”

  物以稀为贵,这是经济规律。特别在当下,随着各种机床的发展和工业机器人的普及,逐步使大部分钳工作业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化,特别是有了智能装备的辅助,让企业对职工技能的定位、培养更趋具体化。加之随着技术迭代加快,某项技能今年企业急需,过两年却可能被淘汰或由新工种替代,在这种情况下,企业只想“摘桃子”,没有耐心“育苗”,同时技能从业人员对未来缺少信心。但在机械制造过程中,钳工仍是广泛应用的基本技术。

  据悉,在制造业强国,企业是技能培训的主导者。德国职业教育三分之二的投入来自于各大企业。美国、日本近年开展的现代学徒制都是由企业牵头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在大力弘扬工匠精神的同时,也需要完善整个技能人才培育体制。

  智能制造成大势所趋,各式各样的机器人走进生产车间,自动化生产越来越普遍,但我们也需弘扬“工匠精神”,恪尽职守,精益求精。工匠精神不是口号,它需要实际行动去践行。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智造网 京ICP证1007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25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:010-88379107